企業郵箱:3150312106@qq.com
項目合作咨詢:18170518835   手機/微信

 

生廠商:江西壹仁食品有限責任公司
生產商廠址: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區工業園中央大道16號
銷售熱線:0795-3668132(24小時熱線)  3668109

 

微信公眾號

關于我們           產品簡介           新聞中心            健康知識            招商加盟              聯系我們

微信小程序

手機官網

版權所有 ?  江西壹仁食品有限責任公司      贛ICP備1900154號-1 技術支持:中企動力南昌  贛ICP備19002039號-1

>
>
>
微生態護膚全球大熱,腸-膚軸/后生元/頭皮素誰更有戲?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微生態護膚全球大熱,腸-膚軸/后生元/頭皮素誰更有戲?

分類:
益生菌
作者:
Kimberly
來源:
《腸道產業》
2020/06/22 12:32
這是《腸道產業》第 301 篇文章
 
編者按:
 
隨著皮膚微生物組的發展,越來越多的美容護膚品牌開始關注皮膚微生物,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護膚產品開始添加各種可能利于皮膚微生物組的成分,比如益生菌、益生元和后生元等等。
 
今天,我們特別編譯了發表在 Nutritional Outlook 上關于微生物護膚的文章,該文分享了一些產業人士對皮膚微生物組以及微生物護膚的見解。希望本文能夠為相關的產業人士和諸位讀者帶來一些啟發與幫助。
 
 
 

皮膚微生物組

 
皮膚微生物組是指所有定植在人體皮膚上的細菌、真菌和病毒的集合。如果我們仔細觀察,我們可以在每平方厘米的皮膚上發現至少一百萬個微生物1,2。
 
在不久前,對于這種外來生物的定植,合乎邏輯的反應就是消滅它們:把這些令人討厭的東西通通擦掉。但隨著我們對皮膚微生物的了解慢慢增多,正確的反應似乎變成了將它們化敵為友。
 
這一觀念的轉變對 Paul Schulick 來說并不新鮮。Paul 是護膚品公司 For The Biome 的聯合創始人,這家公司將微生物組視為通向健康皮膚的康莊大道。
 
他說:“人們開始明白,皮膚與皮膚微生物組之間的關系。隨著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學習了人體與皮膚微生物組之間的關系,他們會越發希望更好地照顧和保護他們的皮膚微生物環境。”
 
 
 

消費者意識的覺醒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 Hexa Research 去年 4 月的預測,到 2025 年,美國益生菌化妝品市場規模將達到 3780 萬美元3,消費者將會擁有更多的益生菌化妝品的選擇。
 
Schulick 說:“對皮膚微生物組的認識還處于初級階段,但對腸道微生物組的了解已經相當成熟,這有助于提高人們對皮膚微生物組的認識。為了腸道健康而服用益生菌的概念現在正在轉變為‘好吧,那我們怎么讓皮膚服用益生菌呢?’”
 
巴斯夫公司(BASF)美容產品活性成分全球營銷部的 Cécile Kalem 指出,這些討論已經在社交媒體上蔓延開來。她說:“消費者充分意識到保護皮膚微生物組的重要性。”
 
BASF 最近的一項調查分析發現,主要是 13 至 24 歲的女性在 Instagram 上引領了這種護膚討論。
 
熱門話題包括:包括紅疹、皮疹、濕疹、牛皮癬在內的皮膚干燥、敏感問題;皺紋、表情紋和魚尾紋等皮膚衰老問題;油性皮膚導致黑頭、粉刺、疤痕等問題。
 
精明的品牌們正在靜靜地聆聽著這些討論。
 
 

共同進化

 
美容市場專家、Nutribloom Consulting 創始人 Paula Simpson 表示4:“大量的微生物組友好型護膚品不斷涌入市場。在過去 10 年里,人體微生物組研究蓬勃發展,隨著越來越多的研究發現微生物對人體健康的影響,現在,多樣化的皮膚微生物組被認為是保持皮膚健康的關鍵。”
 
原因很簡單。皮膚是人體最大的器官,是抵御風雨、感染、毒素以及防止水分和營養流失的第一道屏障。
 
Simpson 解釋說,在這條第一道屏障的最前線是所謂的角質層,它是表皮最上層的無生命層,“也是皮膚微生物組最活躍的部位”。
 
他表示:“皮膚上的微生物與我們所處的環境密切接觸,與宿主共同防止病原體入侵,同時,它們還能影響或改變免疫反應,為皮膚細胞提供營養來源,并分解皮膚上的天然代謝物。”
 
我們的微生物組、我們所處的環境和我們自己之間的這種共生關系符合“全基因組理論”5,Schulick 將其描述為“我們的微生物和人類的所有 DNA 或‘基因組’是一個集合體:一個‘全基因組’。”
 
這一理論所引導的結果是:我們人類并不是單獨進化的。
 
他說:“我們的微生物組在這個過程中扮演著我們的‘副駕駛’的角色,在很多方面,它們和我們自身的人類細胞一樣,是我們的一部分。我們是一個龐大的、相互依存的自然王國,同時也是環境網絡的一部分,微生物和人類細胞相互連接、交流、競爭和合作,以獲取資源、生存、長壽和繁衍。”
 
 
 

保持平衡

 
微生物與宿主之間存在著一種緊密的關系,而且可能會是一種令我們感到不安的關系。
 
越來越多的研究將皮膚狀況(如皮膚衰老、皮膚敏感、特應性皮炎、頭皮屑等)與 Simpson 所稱的“微生物失調”聯系起來。
 
微生物失調可能意味著正常存在于健康皮膚上的細菌數量過多或過少,或者是致病性細菌的大量繁殖,擾亂了原本平衡的皮膚微生物組。
 
例如,有證據表明濕疹患者的某些皮膚微生物可能會減少,Schulick 指出,“這反過來影響了皮膚保持水分的能力,增強了反應的嚴重性。”而痤瘡可能與飲食或壓力導致的共生菌株失衡有關。
 
Schulick 說:“關鍵是,所有這些都是相互關聯的:皮膚、微生物組和我們的生活方式。”因此,他認為這種情況不是“問題”,而是我們的皮膚發出的信息。
 
他繼續補充:“有趣的是,當一個人處于長期壓力中,或長期食用缺乏營養的食物,又或者是在與精神疾病作斗爭,那么他們的微生物組很可能不平衡。”
 
Schulick 還說,另一個對健康皮膚微生物組造成嚴重破壞的習慣是“我們社會對清潔的癡迷,沒有意識到苛刻的護膚成分對我們微生物組的健康會產生多大的影響。我們的微生物組是我們的一部分,但我們不斷地給它們施加壓力并將其剝離。”
 
Simpson 認為:“問題的一部分是過度清潔、過度治療,以及使用過多的產品來阻礙、剝離或破壞健康、平衡的皮膚微生物組。”
 
是的,去角質和去死皮可以剝落舊的細胞,顯露出新的皮膚細胞,但它們也會去除油脂和微生物,而油脂和微生物可以滋潤皮膚并防止皮膚受損。
 
因此,保濕并不一定總能解決皮膚干燥問題。Schulick 說:“問題是,嚴重的經表皮失水可能發生在微生物組持續受到壓力或被刺激性產品清除的皮膚上。”
 
怎么辦?他建議:“重新構建一個豐富多樣的微生物組是一個不錯的開始,可以幫助皮膚優雅地適應年齡增長,還通常會顯示出有益的美容效果。給皮膚一個‘喘息’的機會,讓微生物組重新恢復到健康狀態并繁衍生息。消除有害成分是使微生物組重獲健康的最好方法之一,也是最容易實施的方法之一。”
 
 
 

從科學到護膚

 
Schulick 還說:“我們知道某些成分會破壞皮膚的自然變化過程。所以,最顯而易見的方法,就是從產品配方中剔除這些成分,并將注意力集中在滋養皮膚微生物的營養成分上。”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益生菌。“隨著科學和研究的進步,” Simpson 說,“護膚品和營養制劑將變得更加專業和有針對性。臨床研究已經將特定的屬、亞種和菌株與特定的皮膚健康狀況聯系起來,并靶向這些微生物?;诖?,營養、補充和護膚的綜合方法將繼續發展。”
 
Simpson 特別看好營養手段,因為有證據表明,益生菌對皮膚具有有益影響,更不用說對全身健康的影響了,她說:“通過飲食和補充,比單靠局部護膚更為優越。”
 
例如,在腸道,Simpson 說:“益生菌通過免疫系統影響皮膚,調節炎癥,支持皮膚的新陳代謝和屏障功能,以促進形成平衡的皮膚微生物組。” 
 
她解釋道:“腸道和皮膚之間的這種交流過程取決于腸道中數以萬億計的微生物,這些微生物觸發免疫反應,然后影響皮膚,這就是腸-皮膚軸。”
 
不過,局部使用仍具有意義。“采用局部使用的方式,益生菌也可以幫助重新平衡皮膚的生態系統,同時控制或破壞惡化皮膚的有害細菌,從而給皮膚補充營養。”
 
她說:“它們能鎮靜和滋養皮膚細胞,并通過加強皮膚屏障來促進保水和保濕,并提供額外的支持和保護——抵御環境和化學污染物以及我們每天暴露或涂抹在皮膚上的有害病原體。”
 
Sabinsa 公司的全球總裁 Shaheen Majeed 補充道:“由于局部形式產品的開發相對簡單,面臨的監管也不那么嚴格,因此,它們可以比大多數其他的輸送系統更快地被開發出來。”
 
此外,這一形式還具有另一個優勢:大多數護膚配方都是局部使用的,因此配方師對它們更熟悉,并且由于直接在受影響的部位使用,所以產生的效果更快。
 
不過,無論是采用局部還是攝入的形式,微生物都可以成就或破壞產品。
 
不幸的是,現在的產品通常是 Schulick 所說的“‘噴霧+祈禱’的方法:噴霧或攝入的菌株可能與你的皮膚或腸道中的共生細菌不相容。你不知道哪些菌株會定植,或者它們是否會促進微生物組的健康。”
 
Simpson 說,教訓是“并非所有的益生菌都是生而平等的。根據對皮膚的作用機理,使用正確的細菌是很有必要的。例如,嗜熱鏈球菌 S. thermophilus 被發現可以促進皮膚水合和神經酰胺的產生;其他菌株可能有助于鎮定發炎或有缺陷的皮膚。為了有效,產品必須提供具有可行性的恰當的菌株配方。”
 
 
 

益生菌之外

 
益生菌并不是市面上唯一一類以微生物為基礎的護膚品。正如 Schulick 所說,“我們看到,最有效的滋養皮膚微生物組的方法是使用益生元和后生元營養素。”
 
他將前者描述為“微生物的肥料”,而后者則是“發酵過程中產生的寶貴營養物質”。
 
他指出,將這些成分與諸如洛德乳桿菌(Lactobacillus reuteri)、鼠李糖乳桿菌(L. rhamnosus)和植物乳桿菌(L. plantarum)等菌株一起發酵,會產生“顯著的護膚效果”,他們創造的后生元“真正激發了皮膚與其微生物之間的溝通,有助于滋養皮膚。”
 
BASF 的 Kalem 指出,通過發酵獲得的后生元成分在化妝品上的應用首先在亞洲生根發芽,但隨著選擇和意識的增長,這種應用正在擴大。
 
就 BASF 而言,它利用一株特殊的 L. plantarum 發酵非轉基因歐洲大豆來生產其植物性生物(Phytofirm Biotic)成分。Kalem 說,體外和體內試驗表明,富含肽和乳酸的提取物增加了真皮層關鍵結構蛋白——膠原蛋白和彈性蛋白的生成,使皮膚更加年輕化。
 
至于益生元,BASF 公司研發項目負責人 Sabrina Leoty Okombi 指出:“低聚糖是我們首先想到的分子,它們的成膜作用有利于改善皮膚屏障,保持良好的水合作用,還有它們的感官特性,讓整個配方變得很有意思。”
 
Majeed 指出,木糖醇、鼠李糖、低聚果糖和菊糖“是最廣泛使用的益生元,可以滋養益生菌。顯然,重要的是要選擇一種能夠促進特定微生物生長的益生元,以便只使這種特定的微生物繁衍。”
 
益生元還能促進頭皮健康。Kalem 解釋說:“我們的研究人員研究了油性頭皮與正常頭皮的特定微生物組成,并強調了健康頭皮上存在六種油性頭皮所沒有的細菌。”
 
其結果是頭皮素(Scalposine,一種 BASF 發現的特有成分)可能可以重新平衡頭皮獨特的微生物組。一項內部臨床研究表明,頭皮素(Scalposine)具有益生元的作用,可以使有益菌株重新定植于油性頭皮。
 
相關的試驗結果顯示,使用該成分后,頭皮舒適度提高,兩次洗頭之間頭發出油所需的時間更長。
 
 
 

新世界的大門和前方的路

 
那么,微生物護膚的下一步是什么呢?專家們說,機遇和挑戰并存。
 
BASF 科學傳播部的 Aurélie Courtois 指出:“在其它領域,存活的細菌已經證明了它們在營養和藥物應用方面的有效性,但目前很少有關于化妝品配方中所含成分的數據。這是目前化妝品行業最具挑戰性的目標:在化妝品配方中引入活菌。”
 
Simpson 很樂觀,她認為:“隨著科學和配方穩定性的發展,針對特定皮膚狀況的更高級別的功效和配方將得到改善和擴展。”
 
不過,她說,以微生物為基礎的科學護膚是復雜的事情,更不用說“這是一個護理方式的轉變”。所以,關于消費需求,“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而 Schulick 認為:“教育才是最大的挑戰。微生物護膚這一概念要求人們明白整個身體和精神健康之間的相互聯系,以及這種聯系如何影響微生物組的健康,進而影響皮膚。”
 

他說,這可能有點像“愛麗絲仙境的兔子洞,但這個兔子洞大多數人會很好奇地跳進去。我知道我會,這也正是促使我不斷提高公眾意識的動力。”

 

212121

欧美,日韩,aⅴ视频免费观看_黄色大秀直播_久久久久人妻一区精品_狼人在线人妻免费视频_AV资源站在线播放